当前位置: 主页 > 跑狗图解数字 >

《舍得智慧讲堂》对话王潮歌:我亏欠所有人但不后悔

时间:2019-11-12 05:4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她是第一位将实景山水作为舞台呈现给观众的导演,她是每天一睁眼全国各地就有至少八个演出在上演的国内最贵女导演,更是中国当代最具创新精神的舞台剧导演,她的名字叫王潮歌。

  王潮歌正在筹备她的下一部戏《只有峨嵋山》,接下来她会在峨嵋山驻扎三个月,一天的工作时间有时能高达17个小时,今年的其余时间,她还要负责另外两场演出。她为何如此拼命呢?作为一名女导演,她身上有什么样的特质,能让她一年365天坚持在工地摸爬滚打?坚强如她,又为什么在施工现场崩溃流泪?现在走进由舍得酒业与凤凰网联合推出的时代人物思维对话节目《舍得智慧讲堂》对话王潮歌,走进这个“彪悍”女导演的内心世界。

  作为一个女导演,王潮歌似乎很习惯带着安全帽、听着咚咚的拖拉机声、脚底下踩着各种钉子铁丝,游走在还没有建好的施工现场,这在她看来都算不上艰苦。

  因为在开始当编剧、当导演之前,她首先要做的是把整个剧场按照自己想象的方式建造出来。

  做一个导演,尤其是一个女导演,王潮歌觉得首先要具备非常好的体能,一天坚持20个小时的工作,这20个小时里要求你的状态要随时嗨、随时在高点上、随时保持亢奋。

  第三,导演是一个用幻觉工作的职业,“正常人有了幻觉那不是神经病嘛,给送医院去了,或者说你只是做一个梦而已,而我是要放大我的幻觉,甚至产生数倍于正常人的幻觉,然后把幻觉变成现实让你看见。这个就是介乎于神经病和正常人之中的这样的一个转换。”这种转换的能力也是一个导演需要的,理智和感性同时存在。

  第四,王潮歌认为自己还具备了一个导演应该有的意志力。做导演本来就不容易,做女导演更不容易,一定要有超强的意志力。

  在这种高强度、随时嗨的状态下坚持了三十年,王潮歌觉得还不够,她希望老天爷能再给她一点可以一直让自己保持旺盛的创作欲望和源源不断的创作源泉。很多艺术家一辈子可能到30岁,他艺术生命就截止了,后来他的寿命可能很长,但是他再写不出作品来了,也可能在40岁,也可能在50岁,但也有可能80岁还在创作。

  “我也不知道我的艺术生命什么时候结束,但我很企望它很长久,企望我现在还能够创作,你们还能够喜欢。”

  在接受《舍得智慧讲堂》采访的过程中,王潮歌透露了她内心正在经历的绝望,“你跟我在这儿聊这些事情,你知道此刻我的另外一部分身体在干嘛吗?正在经历一次绝望。”

  原本这个叫高河村的小村落应该和周围的建筑一样被拆掉迁走,等待着盖一个新的剧场。王潮歌和她的团队拿着摄影机开始进入每家每户,记录他们的故事,一家有几口人,干什么工作,爱吃什么菜,王潮歌都记得清清楚楚。他们不仅完成了村里20个院落的整体改造,同时也记录了在这个村子里头生活的40户人家的故事。

  在深入了解的过程中,这个村落的故事触发了王潮歌对于自己儿时故乡的回忆。每个人对故乡都有一段专属的记忆,尽管这种记忆看不见也摸不着,但是作为中国最具创新精神的导演,王潮歌正在尝试将这种记忆保留下来。

  结果在墙体加固的时候,工人们用喷浆的方式将一个寡妇的房子给盖住了,而这个寡妇正是王潮歌剧本里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她一边跟建筑师吵架,一边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把两个助理也吓到了。王潮歌说,“这是一种绝望,因为它不会再回来了,彻底没了,我的这愿、我说的这话不成立了。”

  这是一次无法弥补的失误,王潮歌无法接受,她很快就要求在每一栋房屋内贴上所有负责施工的人员名单,并亲自逐户逐栋检查所有施工方案。

  “因为你是总导演,没有一件事情你错了别人会原谅。谁能允许你出错呢?可是你知道一个人,如果没人允许他出错,那多可怕啊。”

  《只有峨嵋山》一共分为三个剧场,云之上、云之中、云之下,这个小村庄就是云之下剧场,讲述的是云彩下的人间故事。决定将这片村庄作为剧场的一部分,王潮歌也就只花了几分钟的时间,但是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她才渐渐意识到这是一个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大工程。

  亏欠是因为,工作环境真的异常艰苦,不论是盛夏还是严冬,室内还是室外,每天十几个小时的高负荷作业,王潮歌觉得自己对不起所有跟着她的人。

  她经常会跑到超市去买一大堆零食给大家,她记得所有的合作伙伴喜欢吃瓜子还是喜欢吃肉肠,每天一包一包地带给大家,而且不是买一次,买十次,而是每一年都这样买。她坦言,做很多这样的事情,其实都源于自己内心对别人的亏欠,觉得人家跟着她太不容易了。

  但是她也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她觉得“做我们这个行当的人,你只要是端这个碗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所有的职业道德告诉我们说你应该承受的就是这个,不能后悔,你要吃的是这碗饭,你就知道应该用什么力气端起它来。”

  为了保留这里生活过的痕迹,这个小村不仅增加预算、延长工期,王潮歌和她的团队也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就为了保留一群人的故乡回忆,费这么大劲值吗?

  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王潮歌对于“故乡”这个字眼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惆怅,“外乡人说,我们根本不把这儿当家乡。北京不是我的北京,北京根本不包容我;我们北京人也不敢说,我原来住在西城区,现在我在五环外头了,那些高楼大厦里边住的多少是北京人啊?我也不说北京是我的了,那北京是谁的呀?”

  她经常做梦梦到自己又回到童年住的院子里,杨树底下有一个洗手的地方,梦到自己还在上学,回到自己的学校,站在长长的走廊上。王潮歌经常会有一种感觉,觉得很多人会跟自己一样,他的童年、他的故乡、他的乡愁,包括他身体的一部分,包括他很重要的记忆的一部分,像零散的碎片一样就碎落开去了。这样的感觉,在今天绝大部分的中国人身上是很清晰的。

  当整个社会,越来越多的人评判一个人是不是成功的因素是钱的时候,王潮歌不厌其烦地告诉剧场里的每一个人,钱可以让我们幸福,但是我们的幸福不完全是钱换来的。有一种幸福,不是拿金钱来衡量的,有一种时间,是要有意义的。这就是她拼尽全力也要保留下这座看起来很普通的小村落的原因,在三十年的导演生涯中,王潮歌一直都知道自己该如何取舍。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正在凤凰网、爱奇艺热播的《舍得智慧讲堂》。《舍得智慧讲堂》作为舍得酒业打造的自主IP,是一个分享舍得智慧的平台。

财神爷统一图库| 上期特肖下期单双| 守护幸福六肖中特图片| 码会特码六合网| 香港财神彩图开奖结果| 马会开奖结果最快| 中国铁算盘四肖| 香港蓝财神报玄机图| 香港马会白小姐免费资料| 必中单双 神算天师玄机资料|